新诗中的意象问题:飞地之声第十六回在飞地书局举办

发布时间:2016-12-14 编辑:飞地

2016年12月11日晚8点,飞地之声第十六回在深圳独立书店飞地书局举办。诗人、诗歌批评家西渡来到位于八卦岭的24小时人文艺术空间飞地书局,以“新诗中的意象问题”为题,带来了一场丰富、专业而有趣的诗歌讲座。当晚,诗人蒋浩担任特邀主持。

新诗中的意象问题:飞地之声第十六回在飞地书局举办


意象是中国古典诗学的核心概念之一,也是中国古典诗歌最重要的写作方法,而且是古典诗歌意境、境界等美学标准的依据。新诗成立的前提就是从古典诗歌美学中解放和突围出来,因此新诗从本质上来说是反意象的。但是新诗在其诞生之初,并没有从理论上认清本身的这一根本任务。胡适等人受英美意象派影响,以意象的写法为具体的写法,以之对抗古典诗歌的陈腐、艰涩,从而造成了新诗与意象的长期纠缠。朦胧诗、第三代诗歌、90年代诗歌的得失都与其处理意象问题的方法及其解决的程度密切相关。


新诗中的意象问题:飞地之声第十六回在飞地书局举办1



从《辞源》、《辞海》到《现代汉语》,西渡首先介绍了新诗意象问题的由来及传统意向概念的流变,意象从诗歌向书法、绘画、自然领域的延伸。接着从视觉性、直觉性、非写实、斥幻想、抒情性、重含蓄、保守性、因袭性等因素,探讨中国传统意象概念的特征及其批评。随后进一步讨论了中国的意象与西方意象(image)概念的联系与分别。例如韦勒克:“在心理学上,image指过去的感性或知觉的经验(不一定是视觉的),在意识中再造或回忆所成的象。”闻一多在《说鱼》一文中说:“《易》中的象与《诗》中的兴……本是一回事,所以后世批评家也称《诗》中的兴为‘兴象’。西洋人所谓意象,象征,都是同类的东西,而用中国术语说来,实在都是隐。”在讲座后半段,西渡着重讨论了现代诗人更新意象的努力及当代诗歌中的意象问题。


新诗中的意象问题:飞地之声第十六回在飞地书局举办2



西渡,诗人、诗歌批评家。北京大学文学学士、清华大学文学博士。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研究员。1967年生于浙江省浦江县。1985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并开始写诗。1990年代以后兼事诗歌批评。著有诗集《雪景中的柏拉图》(1998)《草之家》(2002)《连心锁》(2005)《鸟语林》(2010),诗论集《守望与倾听》(2000)《灵魂的未来》(2009),诗歌批评专著《壮烈风景——骆一禾论、骆一禾海子比较论》(2012)。部分作品译成法文,结集为《风和芦苇之歌》(法国Éditions Fédérop,2008)。其他编著作品有《北大诗选》(与臧棣合编)《戈麦诗全编》《先锋诗歌档案》《访问中国诗歌》《经典阅读书系·名家课堂》《骆一禾的诗》《戈麦的诗》等。曾获刘丽安诗歌奖、《十月》文学奖、东荡子诗歌奖等。

什么是当代诗,如何阅读和理解当代诗,当代诗与日常生活和读者怎样发生关系,当代诗的发展现状与基本面貌等等,一直都是诗歌发展进程中的话题。“飞地之声”诗歌系列讲座旨在厘清其征候,并试图从不同层面,为当代诗与公众之间建立起一种对话的媒介,去发现那些潜在的读者。

深圳独立书店飞地书局位于福田八卦岭工业区,作为一家24小时诗歌艺术人文空间,汇聚了诗歌、文学、咖啡、讲座、展览、电影、戏剧、音乐等元素,为深圳人的文化生活添砖加瓦。